第1589章 无敌真寂寞(全书完)_诸天投影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1589章 无敌真寂寞(全书完)

  神光天音隆隆而下,肆意奔腾,荡向十方四极,一切有无之间,震动诸天万界。

  轰隆隆!

  顷刻间,万道时空齐齐一震,无穷被那巨指分开的道蕴法理为之沸腾起来,就好似大道降临,万道为之拱卫,礼赞。

  那一道道注视此战的意志皆是为之一皱。

  在他们的感应之中,这一刻万界诸天之中,那贯穿无数大世界的诸多大道法则齐齐震动。

  万道在转动,宛如一方大磨盘一般,欲要碾压万道之中的那一方武道。

  一众混元皆是面色难看。

  大天尊为大道化生,诸天之主,万道之帝,无尽无限多元宇宙海之上至高位格的所用者,其可以影响乃至调用万界诸天之中一切臣服于其的道则。

  甚至,连不臣服于其的大道,都会被其影响,甚至化用!

  “大天尊.......”

  系统之主心绪也不由泛起波动。

  却原来是其掌中捧着的永恒神光为之摇曳一刹,也感受到了净化大道的波动。

  那大天尊一念而已,竟似已然可以调用影响其他不归属于其统属的大道了!

  纵使这种影响还微乎其微,但这,已然是大道才有的权柄了。

  万劫之前,这位大天尊还没有走到这一步。

  下一瞬,那攥握混元洪荒界的巨掌微微一动,同样一指扬起,于万道沸腾,法理交织拱卫之间,横跨无垠,迎向了那自无垠时空深处探出的巨指!

  苍苍煌煌的煊赫帝气覆盖万界,好似一尊诸天帝王按下玉玺,定万界生死,定诸天生灭!

  遥隔无垠混沌海之外的刘秀都只觉心头一片枯寂,心灵都好似蒙上了死气。

  好似天要你死,不得不死!

  “慢了,那又如何?”

  滚滚激荡的无垠混沌海之中,沸腾的法理交织之间,顾少伤淡漠的声音缓缓传荡而出:

  “足够了。”

  下一瞬,两音皆寂,万象皆消,虚空混沌凝滞半晌,转而,以更为迅猛的姿态爆发而出!

  轰隆!

  两尊无上存在一次碰撞,竟是比起兆亿无量次碰撞更为可怖,浩浩荡荡的余波宛如兆亿无量混沌凶兽疯狂咆哮践踏,向着一切有无之间肆孽而去。

  转瞬,又逆流而回,一切时空法理都向着两指碰撞之处逆流,坍塌卷缩,好似变成了一个极为渺小的黑点。

  就好似浩瀚宇宙海都要重归原点一般!

  混元洪荒界之中天地为之寂灭,万道为之崩盘,五方纪元之中的天地都为之翻覆,时空为之摇曳,密密麻麻的时空裂缝霎时间密布整个混元洪荒界!

  兆亿无量生灵为之悚然,凄厉哀嚎声一时不绝,似天地末日降临,宇宙寂灭开始!

  若非人道长河悬挂长空,承载了绝大部分的压力,这一瞬间,混元洪荒界不至于破灭,其内的生灵都要死绝!

  “风!大风!”

  “风!大风!”

  “风!大风!”

  无尽恐怖的碰撞之中,一切好似全都失去了意义,万道法理,混沌时空齐齐溃散成彻底的虚无之中,人道光芒彻底迸发而出!

  一时间,兆亿无量老秦人齐齐高呼大风之声传荡诸天。

  “始皇!始皇!始皇!”

  无尽的铁血兵戈垂流十方,浩荡无限,一时间,寸寸虚空都散发出一阵阵燥热。

  无尽人道之气交织,尽数融汇归一。

  诸多大能侧目看去,只见那沸腾激荡的混沌之中,绝对的虚无之间,两尊无上存在的两指形成的刹那僵持之中。

  一道披撒人道荣光,人道长河加冕的伟岸帝皇缓缓现身,一剑横起,斩断刹那岁月,自那巨掌镇压之下。

  始皇帝,脱困而出!

  轰隆隆!

  一次碰撞之后,时空皆震之间,那按压无垠的巨大手掌缓缓消散于虚空之中。

  那横跨诸天的一指,也同时消失不见。

  呼呼~~~

  狂飙呼啸的余波催动黑龙袍,嬴政杵剑而立,好似不在意巨掌与巨指的碰撞,也不在乎那手掌的消失,冷峻神色中一丝淡淡的遗憾抹之不去:

  “终归还是不得全功吗.......”

  嬴政垂下眸子,曾经燃烧炙烈的人道之火已经渐渐的平息下来了,显现出那一方至尊至贵,神圣无比的人道果位源流。

  三皇果位,在这一刻似乎是合一了。

  但是,他知晓,合一并不完美,一线之差,不得全功。

  就如一件破碎的瓷器,如何去拼凑,都再难重现完美了。

  除非......

  “太易之年,娲皇以人道补大道,自此人族成为天命种族,然而,自此大道无瑕,人道有缺,再难出现真正的人道源流,强如轩辕,神农,伏羲三皇都办不到.......”

  嬴政眸光流转之间,无尽岁月以来的人道变迁悉数流过,渐渐升起一丝明悟:

  “除非,不破不立.......”

  嬴政沉思之间,一道宏大天音自时空至高处垂流而下:

  “顾少伤,你很好,很不错。”

  轰隆隆!

  时空震动,万道轰鸣,兆亿霞光自时空至高处流淌而下。

  一时间,瑞彩千条,霞光万道,神光交织演化诸多异象,似有群仙群神齐现,似有四灵神兽环绕而飞。

  神圣庄严,却又蕴含着冰冷无情。

  而在那群神群仙拥簇之间,四灵缭绕之中,一尊着天帝冠冕,执诸天之剑的无上帝君现身而出。

  在其出现之刹那,便有一股浩浩荡荡,苍苍莽莽的至高皇道气息充斥时空一切万有,诸天有无之间。

  “礼赞昊天!”

  “礼赞上帝!”

  “礼赞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

  隐隐间,似有无穷神魔仙妖佛的礼赞之声回荡在万界诸天,一切生灵耳畔。

  也同时,在嬴政的耳畔浮现。

  “大天尊?”

  无尽混沌海之外,刘秀神色震动:

  “怎么会?”

  不止是刘秀,注视此幕的诸多混元巨擘也皆是色变。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看得出来人绝不是分身化身之流。

  事实上,纵使是大天尊其分身,也绝不可能如此轻易的镇压一尊执掌无限界的混元无极存在!

  “两位大天尊?!”

  看着无尽时空至高,至高天庭之上,与西王母争锋的人影,又看了一眼混元洪荒界之上,伟岸神圣的帝君,刘秀心神震动。

  嬴政缓缓抬头,看向那镇压至高时空,屹立混沌之上,群神环绕,四灵匍匐的伟岸存在:

  “大天尊!”

  时至如今,这尊无敌人物,才真正现身而出。

  “吾为昊天!”

  伟岸存在矗立时空至极,踩踏一切时空维度之上,处于一切有无之间,眸光垂流,便似兆亿天河齐齐压下,声势浩大无比:

  “也是,大天尊!”

  “盖元气广大称昊,远视苍苍即称天,人之所尊,为帝,万神之首,称上......”

  “是为昊天上帝!”

  系统之主不知何时已然起身,带着一丝震动道:

  “好一位大天尊......”

  “他,既要超脱于外,又要镇压诸天万界,做永恒天帝!”

  “玉皇超脱,昊天称霸诸天,霸占无尽混沌海?”

  “了不起,了不起.......”

  西极须弥山,太清大宇宙,封神大世界之中,皆有眸光垂落。

  而系统之主也罢,时空之主也好,乃至于万界诸天,恒沙无量诸天之中的诸多无极巨擘,此时皆是恍然大悟。

  知晓了这位大天尊的野望。

  他不止是要超脱,也同样要称霸大道,做永恒的诸天之主!

  “原来,他是如此打算.......原来你根本从未想过让任何人承接你的大道.......”

  某处时空之海中,南极大帝抬眼看去,面上不由浮现一丝苦笑,眉宇间,却渐渐升起一丝冷意:

  “真是好算计!”

  “昊天上帝?”

  混元洪荒界之上,披人道光华,执人道之剑的嬴政轻叹一声,抬首看向无垠混沌海深处,似要复苏的伟岸存在:

  “师尊,此战,让我,自己来罢!人道有缺,我自来补!”

  话音吐露的刹那,嬴政一剑扬起,无穷人道光辉于刹那之间迸发而出,竟似在这一刹那,燃烧了所有,燃烧了一切:

  “世无五帝,却有我!”

  嬴政心神燃烧。

  这刹那之间,他身上迸发之人道光辉竟似有超越无极之威,隐隐高压时空至高处的天道神光。

  长剑扬起的瞬间,嬴政缓缓闭目,意志于这一瞬间空前强横,竟是看到了时空卷缩,维度错乱之间,那两道彼此纠缠的煊赫意志,

  看到了自己的师尊:

  “万万劫后,吾当降生人道之中!”

  时空卷缩,维度错乱之间,顾少伤的意志微微一动,本该奋起,却又平静下来:

  “万万劫后,我仍渡你......”

  “好!”

  嬴政缓缓睁开眼,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长剑所向,眸光随即而流,化作滚滚长河橫击长天之上:

  “玉皇超脱,昊天驻世.......你未免想的太好了。”

  “刹那光华,也敢争辉?”

  万道拱卫之间,昊天上帝漠然而语,天帝之剑同时垂流而下,烛照诸天万界,煊赫恒沙大千:

  “无君无父之辈,死也!”

  这一瞬的人道,纵使是他,都有些侧目。

  轰!

  轰隆!

  下一瞬,万象破碎,时空坍塌,两尊无上存在,于刹那之间,爆发出空前之战!

  万界诸天,无数强者瞩目之下,时而人道燃烧,时而神道天道沸腾,不时有帝血,皇血滴落,侵染混沌。

  更有声声怒吼咆哮响彻大千,战况之浩大,让诸多大能都为之震动。

  燃烧了一切的嬴政,竟好似真正成为祖龙,在这一刻,甚至有了比肩大天尊的伟岸神力!

  纵使刹那辉煌,却也足以让无数人为之铭记,为之震撼,叹息了!

  此战,为人皇天帝之争,史称,

  祖龙战昊天!

  ........

  “昊天?哼!姓张的,你倒是好算计!”

  时空至高处,天庭之上的战场之中,西王母裙袖翻飞间,一掌震碎无尽时空混沌,掀飞了那覆压无垠岁月空间的封神榜:

  “你什么都想要,到了最后,就不怕什么都得不到!”

  轰隆!

  封神榜猎猎而动间,万道为之轰鸣,那一尊尊道化之混元道身,也全都被西王母一掌震碎!

  封神榜在大天尊之手万万劫,早已是其道之铭刻,万神万道之总纲,一念之间,可凝聚出一尊尊的混元道身。

  如酆都大帝之道果,本就是那大天尊凝聚而成,酆都大帝身死陨落,其道却仍在封神榜中!

  万万劫以来,一切登上封神榜的神魔,固然有果位加身,其修持却不在己身,而在大天尊!

  万神万仙万万劫,只修大天尊一人而已!

  这,才是天庭之真相!

  这,才是封神榜真正的作用,真正的恐怖之处!

  “成或不成,娘娘便不必操心了。”

  着素黄衣衫,面目普通的中年人淡淡一笑,抬起手掌。

  猎猎而动,无穷大的封神榜,便被其收入掌中,隐隐间,可见那封神榜上,一道神龙昂首咆哮!

  却赫然是曾被仙秦镇杀的祖龙大道!

  西王母瞳孔一缩。

  她不是不想出手,而是如今的大天尊,恐怖到一个让她都心惊的程度,让她根本无法出手护持仙秦。

  不提其本身无上战力,封神榜之上,赫然铭刻着超过三十尊混元大道!

  而其中,甚至有无极存在之道!

  “曾几何时,娘娘威震太易之年,与女娲称姐妹,与三清轮道友,先天神魔以你为首,魔祖罗睺以礼相待.......”

  “可惜,太易之末,你不屑于鸿钧道人的封神榜,取了炁道源流,便丝毫不在意的将封神榜丢给了我......”

  中年人手持封神榜,微微有些感叹:

  “但此时,你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

  “你霸占了那老泥鳅的大道?”

  西王母立于无穷灵炁之间,少见的没有反驳,而是带着一丝凝重:

  “或者,不仅仅是这条老泥鳅.......”

  西王母眸光幽冷。

  她本以为之前封神榜之中蕴含的大道已然是那大天尊收束的所有大道,诸如南极的神道,后土的巫道等依附于天庭存在的混元巨头,无极巨擘。

  但惊鸿一瞥间,她竟然感受到了那条洪荒祖龙的大道,甚至,不仅仅是那洪荒祖龙.......

  “娘娘慧眼如炬。否则,若无本座的手段,那老泥鳅纵使不敌那嬴政,又怎么会连逃也逃不掉?”

  中年人笑意不减,温润的眸光之中带着一丝异样的光芒:

  “自然不止是那老泥鳅.......”

  “娘娘你就不奇怪,万万劫以来,历劫归来的故人,为何只有准提道人一人呢?”

  “什么?!”

  西王母眸光一缩,心神不由的闪过一丝动荡!

  轰隆隆!

  而就在西王母心神震荡的刹那,大天尊轻轻一抖封神榜。

  一道西王母无比熟悉而又似是而非的龙影于无尽道蕴交织间走出。

  昂~

  首当其冲的便是一道大的无可形容的神龙之首!

  那神龙大的无法形容,浮现之刹那,无垠混沌海之中肆孽汹涌的混沌气流便纷纷被其大道所侵染,演化成一条条气息强横的神龙!

  拥簇在那祖龙身周。

  无穷龙神扬天长啸,浩浩荡荡的龙之气息震动十方。

  “老泥鳅......”

  西王母深吸一口气,冷冷的看向大天尊,眉角含煞:

  “真该早点打死你!”

  同为太易之初便自混沌中诞生的先天神魔,西王母自然不可能不认识祖龙。

  纵使两人交情泛泛,但眼看其成为了他人掌中傀儡,被人掌控大道,还是不由的升起无可抑制的强绝杀意!

  “最初时空的两次交战之后,娘娘已经没有机会了......”

  中年人意味深长的一笑:

  “说来,还挺有意思.......”

  “最初时空,你......”

  西王母心头震荡,终于变色。

  顾少伤最初时空两度邀战诸天,陨落其手的混元何止双掌之数?

  若是全都被这大天尊霸占了大道,这将是何其恐怖?

  混元亦或无极之间的战斗,大道的多寡或许有所差别,但彼此差距却绝非道之多寡可以决定。

  但是那大天尊却绝非如此。

  祂为大道化生,诸天至高果位成道,其天生统御万道,若万道有主,则只能稍稍影响。

  而若是被其掌控.......

  哗~

  中年人没有趁机出手,只是等西王母气息平息之后,才探手抖动封神榜:

  “娘娘,看看如今的我,是不是还不被你放在眼里.......”

  “吼~~~”

  沧桑龙吟震天动地,煊赫诸天。

  祖龙一声长啸,悍然出手,巨爪撕裂无垠混沌海,向着西王母横抓而去。

  那祖龙之影好似无有灵智,但其战斗本能却是丝毫没有减弱,龙爪探出的刹那,已经撕裂了一切时空变量,维度更迭。

  龙爪之下,唯有硬接!

  “老泥鳅,你虽然为人傲慢而跋扈,自以为高贵而蔑视天下,但到底同道一场.......”

  混沌气流狂飙之间,西王母长发飞扬而起,双眸之间,渐渐泛起一丝不加掩饰的杀机:

  “老娘今日,送你解脱!”

  轰隆!

  话音震动之间,西王母垂下眸子,五指一展开,迎向那大不可量的龙爪!

  呼~

  西王母探出的手掌,于倏忽之间变得无穷大,霸占了一切时空维度,占据了一切变量概念。

  这一瞬之间,无论从何处方位,何处时空,都只能看到那好似无穷大的素白手掌探出!

  那手掌大到不可揣度,好似达到某个程度的巅峰!

  其缓慢而从容的,砸断了那探出的恐怖龙爪,余势不减的捏住了那一颗宛如无限界雏形一般的巨大龙首。

  然后轻轻一捏。

  “噗”的一声直接捏爆龙首。

  然后不急不缓的抬目冷视,清冷孤傲:

  “张百忍,你还是个废物!”

  “娘娘豪迈不下武祖.......”

  中年人垂下眸子,一切人气在这一刻全部消失,唯有那让人望之生畏的无上帝气混杂无尽杀意垂落而下:

  “娘娘,上榜吧!”

  轰隆隆!

  天音震动之间,一道道裹挟无穷道蕴法理的存在一一踏步而出。

  霎时间,光暗分割,钟声回荡,帝道霸绝,水火浩荡......

  那好似无穷无尽的可怖道蕴顷刻之间淹没了一切!

  “太一.......”

  ........

  某处奇异之地。

  北风呼啸,大雪飘飘,天地间一片白茫茫之色。

  偏僻之地,人踪罕见,隆冬之际,鸟兽都好似消失不见了。

  座座荒山彼此相连,隔开无垠大地,绵延起伏的山脉线,横断东西。

  一处荒山之上,顾少伤盘膝而坐,雪花飘飘洒洒,将其染成一片白色。

  呼~

  北风呼啸之间,顾少伤神情平静,眸光却在跳动。

  在他的眸光之中,无垠混沌海之中的一切战斗一一浮现,西王母鏖战玉皇,嬴政大战昊天........

  玄穹高上帝,玉皇大天尊。

  自太易至如今,真正无敌过万界诸天一个时代的,只有鸿钧道人,以及太易崩灭之后的大天尊。

  那位大道化生之先天神魔,在经历太一威临天地,鸿钧成道,紫霄宫中论,娲皇成道,三清等等无上存在成道之后。

  于万界诸天之中沉沦万劫,方才迎来了他的时代。

  更一度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天花板,纵使是太之化身,于大道之中,也只能与其等同,而绝不可能超越他哪怕一丝!

  也正因为如此,其才被称之为,大天尊。

  顾少伤周围的时空微微一荡,一道道纵使大罗都看不到的线条浮现而出,彼此交错,化作无穷浩瀚的罗网,与顾少伤彼此交织。

  那无穷线条辐射深渊,绵延无尽,不知横跨几多时空维度,几多大千宇宙。

  这里,却是顾少伤的心灵一角。

  与其纠缠在一起的,自然就是源。

  那无穷线条,非是实质,也并非是虚幻,而是彼此的道蕴显现。

  两人的交锋,细微到了一个让混元巨擘看到都要毛骨悚然的地步。

  纵使只是那无穷线条之中最为微不足道的一条,在最为渺小的时间刻度之下,其迸发的信息之复杂,也足以冲击的一尊大罗失我!

  与源的争锋,并不是单纯的本质碰撞,而是彼此倾轧与侵染。

  源万万劫以来,攻伐的无数宇宙,蕴含的无尽道蕴,远远超过万界诸天之中的一切巨擘。

  顾少伤与其碰撞不知几多次才稍稍占据上风,但纵使此时其挤压在心海一角,但也同样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你的心不平静了,是因为你那弟子要死了吗......”

  “他快死了.......”

  “西王母似乎也敌不过大天尊,即将陨落......”

  “你不出手了吗.......”

  .......

  如顾少伤在碰撞之中获取莫大好处,源在与顾少伤的碰撞之中,本质也渐渐发生了变化。

  绝对的无情无我之中,渐渐泛起了一丝灵慧。

  甚至,已经学会以言语触动顾少伤的心境了。

  只可惜,在顾少伤看来,还是太过稚嫩,太过呆板了。

  源,好似自诞生之时,就被设定不允许诞生自我一般......

  “正所谓不破不立,人道有缺,欲得圆满,便要有人来补,他是人皇,而我不是,我出手,他也不会允许。”

  “至于西王母.......”

  顾少伤缓缓抬起手,五指如抚琴一般抚摸着身前虚空之中,无所不在的线条:

  “你不会懂.......”

  话到此处,顾少伤长长一叹,道:

  “话虽如此,但我念头不通达啊.......你拖我够久了,也是时候结束了!”

  “诸天但存,本源不灭,吾自永恒不灭!”

  心海震荡之间,冷漠的意念冷冷回应:

  “吾之本质,非你可灭!”

  源的意志震动心海,迸发出凌冽之意。

  “你的本质,的确不凡。”

  顾少伤点点头,表示赞同。

  主神殿的本质无比高远,超乎混元无极的极限,于大道之下,几乎不磨不灭,不朽不坏。

  纵使如今的他,将其形体击溃可以,但想要磨灭其本质,却也是做不到的。

  事实上,便是那大天尊,乃至于那几位太之化身,也是办不到的。

  至少,在大道之中,办不到。

  说话之间,顾少伤的手掌陡然间为之一握,将一切有形无形之物,全都握在掌心三寸之间,将无穷无尽的线条,全都捏在两指之间:

  “但,你根本不懂,我想要做什么......”

  轰!

  心海之中大浪滔滔,无穷法则线条登时为之断裂开来!

  赤金神光大盛之间,显得白光越发黯淡。

  但若只是黯淡,便是再有千百劫,也未必能够将所有白光彻底取代,驱逐!

  但在顾少伤一念之间,那纯粹至极的白光之中,陡然升起一道紫色神光。

  那紫色神光一个荡漾之间,于白光之中扩散开来!

  短短时间,便好似要将白光悉数占据!

  “这是什么?!”

  源冷漠的意志震动起来,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感受到的奇异感觉:

  “你做了什么?”

  让祂无情理智的意志都有了一丝溃散。

  无情理智者,没有凡俗之七情,没有仙神之欲望,但并非便没有一丝自我!

  这个自我,是万事万物,万灵万有的存在的本能!

  “鸿伤.......”

  看着纯粹白光之中荡漾开来的一点紫意,顾少伤心念一动,无穷鸿蒙紫气已然汹涌而去:

  “今日之后,再无源,你将是,

  新的主神!”

  从始至终,与主神殿攻伐的主力,便不是顾少伤,而是惊鸿一现,便被主神殿抹杀的鸿伤!

  鸿伤最初是顾少伤以意志勾勒之光脑,算法无双,后衍生成未来之主,观易经乃至于万界诸天一切修行典籍,算法更是超越神魔!

  后开辟洪荒天地,成为洪荒天道,无穷岁月以来,更是成长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

  虽然,此时的鸿伤远远不足以与源相提并论。

  但在顾少伤无穷意志与源争伐,又有完美诸帝,仙王,乃至于万界诸天,一切岁月以来与主神殿交恶的先天神魔的配合之下。

  却反而成为了源唯一的弱点!

  源抹杀之极致,便是以其自身之浩瀚信息,冲击一切被其掌握本源的存在的本质。

  说是抹杀,实则为同化!

  抹杀鸿伤,便是同化鸿伤,而鸿伤,本是顾少伤的意志所化!

  两者之间的胜负,在其抹杀鸿伤的那一刻,已然决定了!

  轰隆隆!

  无尽无限混沌海之中大浪滔滔,无穷大世界在道道大浪之中四散抛飞,赤金神光一时间为之大盛!

  掩盖了一切色彩时空,压过了诸天之中诸多混元乃至无极的战场!

  一时间,万界侧耳,诸天瞩目。

  只见那无垠混沌海之中,虚无都被照亮,一切阴暗都被一扫而空。

  那一颗颗赤金绽放的大宇宙,一颗颗亮起,每一个最为微小的时间刻度,亮起的都是兆亿无量之数。

  前后不过刹那而已,诸天万界之中,竟好似再无一丝他色,唯有那浩大堂皇之色充斥寰宇四极,贯穿万界始终,诸天十方!

  赤金色照耀诸天,无穷恒沙大千界中,再无一丝纯粹白光。

  主神殿,易主了!

  “武道之光,此战的胜负要分出来了吗?主神殿都不敌那武祖,真是大势加身,时来天地皆同力吗?”

  “今日之后,雄霸混沌海万万劫的主神殿,就要被拉下神坛了!纵使日后再有历劫归来之日,也再无巅峰之时的辉煌了!”

  “矗立混沌海万万劫的大势力,都有这般下场.......”

  “此战之后,那位武祖,应当要与大天尊一战了......却不知日后之诸天万界,是那武祖霸凌诸天,还是大天尊永恒至高。”

  赤金光芒大炙之间,万界诸天,恒沙无量宇宙海之中,那一道道强横的意志全都热闹起来。

  有人心神震动,有人猜测万千,有人战战兢兢,有人心怀期待,有人感慨良多......

  “大道或有平衡,人皆有敌,却不知,谁是谁的劫,谁人超脱,谁人称霸。”

  封神大宇宙之中,上清道人俯瞰无垠混沌海,淡淡一笑。

  西游大宇宙之中,太清道人轻甩拂尘,唤来一口八卦炉,升起大道之火,塞入成道之材,扇起极道之风:

  “既无意承接我道,那也随你罢!”

  西极须弥山之上,老僧宝相庄严,面朝南方,看向十方,轻诵佛号:

  “善哉,善哉。”

  无尽魔渊之中,红衣魔祖冷哼一声:

  “却也没有这般简单。”

  “武祖,真胜了源,竟真胜了源,这一下,老祖真有麻烦了.......”

  混沌某处夹层之中,看着无垠混沌海之中,那一颗颗赤金色缭绕的大千宇宙交映生辉,轮回道主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李寒沙近道之种,虚空不染,比老祖更适合,天苍之主为天道成道,也......”

  轮回道主冷汗流淌而下,心中少见的浮现一缕如凡人一般自欺欺人的念头。

  但转瞬,一道冰冷枯寂的声线,便打破了他一切侥幸:

  “轮回,万劫之后,吾当接引你重入大道!”

  “源!”

  感受到那一道不知起于虚空之中,还是心海之中的冷酷之言,轮回道主胸膛几度起伏,面色变化几多次。

  最后缓缓吐出一口气来:

  “受你恩果,今日偿还,自此之后,不亏不欠,莫要寻我,历劫之日,你我再无干系!”

  轮回道主怅然一叹。

  道被占据,何来来世之说?

  还说什么万劫?

  纵使万万劫之后归来,那也不再是轮回道主了。

  混沌一滞,虚空有片刻的沉静,随即漠然之语再度响起:

  “善!”

  嗡嗡嗡~~~

  煌煌神光照耀之下,似是永恒,似是刹那之间。

  一道无穷伟岸的神人自万界诸天,有无之间,始终之首尾升腾而起!

  其高大无比,苍茫无量,不可测,不可量,不可揣度,不可直视。

  纵使大罗观之,双目都要淌血。

  其踩踏在万万劫以来任何时空古史之中,煊赫堂皇,伟岸神圣至极。

  顾少伤立于诸天之间,目光垂落,十方万界,无穷寰宇尽在眼中,万万劫时空长河此刻在他眼前,似乎也成了一条小河,触手可及任何时空,任何古史,任何维度。

  在这一刻,他可以感觉到一层无形而真实不虚的屏障,似乎轻轻一推,便是另一重天地,好似一步踏出,天地就将再也不同。

  这一刻,他比任何时候都要更加能感受到那一道门槛的所在。

  但他却只是淡淡的感应了刹那,便再不在意,他知晓,感知到这一道门槛,并不代表他可以推开。

  至少,此时的他,还未有真正圆满。

  心念转动间,顾少伤探出五指,缓缓抬起,并起。

  于刹那之间,宣泄出这一道足以让他超脱,让他打破一切屏障的力量:

  “我有一刀不二,请诸位道友品鉴!”

  呼!

  天音浩荡之间,其手掌就如一口汇聚世间极尽锋芒的神刀般横斩而下!

  这一斩,无量刀光普照一切,刹那光华,直达永恒,直达终结!

  万万劫时空古史皆为之照亮。

  上至太易之前,下至无尽不可见的未来,好似在这一刻全都被这一刀所惊艳。

  无尽时空长河之中,一切大罗之上的存在,全都似有所觉的缓缓抬头。

  而无论他们身处何处时空,何方世界,何等维度,在这一刻,全都看到了这毕生不能遗忘的一刀!

  那一刀煊赫无尽,堂皇至极。

  一刀垂落,可斩众生,可落诸天神魔,可撼九天神王之王!

  起于寸寸虚空,煊赫诸天万界!

  “这是?”

  无垠混沌海,某处时空夹层之中,“轮回道主”陡然睁开眼,感受到无穷危机袭来。

  念头一闪之间,他便看到一刀无比璀璨的刀光自有无之中来,以无穷霸烈强绝,斩杀一切,无可阻挡的姿态,倏忽而至!

  嗤~

  刀光一掠而过。

  “轮回道主”身躯微微一震,良久之后,他颤巍巍的抬起手,摸了摸毫无痕迹的脖子。

  怅然一叹道:

  “好快的刀.....”

  话毕,

  头落,

  人死,

  道消!

  ......

  咔咔咔~~~

  无穷大又自无穷小的无限龙蛇以口衔尾,死死的捆着一尊强横存在。

  那存在两臂垂下,面色疲惫又震惊,杀意沸腾中,带着一丝惊惧。

  赫然是被无限龙蛇捆缚的天苍之主。

  无数次的挣扎,无数次的爆发都无法挣脱束缚,天苍之主已经绝望了。

  这个前所未见的怪物,简直恐怖无比。

  “你还在挣扎呀?

  某一刻,无限龙蛇抬起头,看了一眼天苍之主。

  轰!

  突然,天苍之主心中爆发出无限恐怖来:

  “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不,不!!!”

  “你!!!”

  但只是刹那,“天苍之主”的面容便为之转变,化作了无尽的沉凝漠然。

  但一瞬之间,他再度勃然色变。

  “呀!父神的气息!”

  无限龙蛇一抖尾巴,将“天苍之主”甩落混沌海之中。

  “不!”

  下一瞬,璀璨刀光划断时空,分割无垠混沌海,“天苍之主”一声怒吼声中,黯然陨落。

  .......

  无尽混沌海之中,杨琦四人并肩而立,眺望无垠混沌海。

  某一刻,杨琦突然冷笑一声:

  “源,你我不过合作而非从属,还想要占我大道身躯,你是不是疯了?”

  周青,方寒,江无限三人神色冷峻,淡淡的看向虚无之中。

  虚无之中,似有一道涟漪散开,不言不语,却蕴含无穷威慑。

  “也罢。”

  杨琦眸光一转,手掌探出,自有间无间之中一拉,生生拉出一尊怒吼咆哮的神象,随意一丢,丢在虚空之中:

  “一尊神象之王,勉强可以承载此时的你了......”

  说到此处,杨琦话音一顿。

  因为那一刀刀光划过,已然将神象连同那一道意志一同斩杀在虚空之中!

  “这一刀......”

  方寒瞳孔微微一缩。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出这一刀的奥秘。

  这一刀远远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煌煌刀光之下,实则是一道游走万道法理,无尽时空之中的一道意志。

  其斩杀,是真正将其存在,自一道之中彻底斩杀!

  若一尊混元被刀光所斩杀,或许万万劫以后还有归来之可能,但这一条大道之中,却没有了他丝毫的痕迹。

  被人所证的可能,大了何止千万倍?

  “这一刀,已然比得上那时的顾尘沙了......”

  江无限突然开口:

  “可惜,只是这一刀......”

  “一刀,也已然无敌了。须知,此时大道之下,无极已然是绝巅了,这一刀,是绝巅中的绝巅。”

  周青微微感叹一声:

  “太素之年,万神俱灭,天帝沉寂,原来是被这位杀绝了......”

  “我们经历的,是真正的太素纪吗?”

  方寒微微皱眉,眸光泛起一丝疑惑:

  “若为真,那这位,为何不在?难道,是与天帝同归寂灭?还是说,就此超脱?”

  “太素似是而非,不可揣度,只有等我等再度踏足,才可知晓一切。”

  方寒眺望无垠,幽幽一叹,有些可惜:

  “或许看不到这位与那位一战了.......”

  .......

  一刀划破无数时空,一次又一次的斩杀。

  无法逃避!

  无可阻挡!

  必死无疑!

  看着那一道横跨万界诸天,倏忽来去万万劫时空古史之间的刀光,一切看到这一幕的存在,无论是先天神魔还是混元巨头,乃至于是混元巨擘,全都觉得不寒而栗。

  “这是什么神通?不二刀?”

  这一刀,让他们都感觉毛骨悚然。

  他们能够感觉到,这一刀其余虚无之中,贯穿万界始终,存在于任何岁月时空,一刀划过,甚至可以斩却大道!

  一尊混元,乃至于无极都抵挡不了一刀,随道而亡,身死而魂灭!

  只觉换成自己,无论以何种神通,何种手段,何种大道,都抵挡不住这一刀。

  “临近无瑕,无极绝巅.......”

  时空至高,万界交汇之地,大天尊心中也是一动,但他却只是看了一眼,便再度转过眸光。

  看向于无穷道蕴之中,兀自横扫无敌的西王母。

  西王母作为诸天第一女仙,太易万万劫以来最强者之一,纵使处于这般绝地之中,都没有丝毫影响一般。

  一掌一指间,任何道蕴都抵挡不住!

  “也罢,也罢。”

  大天尊微微摇头,一步踏出,万道景从,封神榜中重重大道倒灌入其身躯之中。

  霎时间,无尽苍莽浩荡的帝之气息横扫无垠。

  光影交织之间,纳光暗两道,水火两极,印玄黄大钟,聚无边道蕴的一剑,已然没入那无尽沸腾的时空混沌之中!

  剑光浩荡无垠,覆压十方无尽,煊赫之光陡然间充斥入目所及的无垠混沌海,与那璀璨刀光交映生辉!

  嗤~

  一剑斩过,剑光中神血挥洒兆亿里!

  一刀斩出之后,顾少伤眸光一震,凌冽之光贯穿时空至极,如神刀两口,直刺那时空至极处矗立的大天尊:

  “张百忍!”

  轰!

  一声长啸之中,万界为之震动,无尽时空之中的诸多大能注视下,那未尽的斩道一刀陡然一个上挑,好似要将万道时空,无垠混沌海都分开般,斩向那时空至高处,屹立的伟岸天帝!

  大天尊漠然而视,斩出的一剑却未收回,仍然斩向白裙染血,兀自不退的西王母。

  竟好似根本不在意顾少伤那足以斩却万道时空,无极绝巅的一刀!

  锵~~~

  就在这时,一杆漆黑如墨,集万般杀戮阴暗,万亿杀戮寂灭为一体演化无尽劫气与毁灭的长枪陡然之间,自虚无之中刺出:

  “姓顾的,看枪!”

  邪异森森震动寰宇,魔意隆隆震慑诸天万界!

  弑神枪现,于顾少伤全力一击斩向大天尊的同时,以无穷毁灭量劫之气为根源,欲要刺杀顾少伤!

  下一瞬,那寂灭归墟,演绎万千毁灭,千般量劫的漆黑魔枪便轰然自无垠混沌深处迸射而出。

  无比暴戾,无比迅猛,在任何人都来不及变色之前,已然悍然刺穿无垠时空,刺向了顾少伤!

  “无耻之尤!”

  混沌海中,刘秀忍不住大骂一声。

  以超脱者之尊,对一个尚未超脱者出手,居然还要偷袭!

  “漫天神魔,谁人不无耻?”

  不远处,系统之主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唯有声音久久不息:

  “比如吾.......”

  弑神枪横空而去,刺穿兆亿大宇宙,恒沙大世界,无垠混沌海,无尽毁灭为锋芒,演化无穷量劫之气象,恐怖绝伦。

  “罗睺!”

  顾少伤并掌如刀直斩大天尊,眸光之中冷意森森,却并未收手。

  不二刀,顾名思义,一刀之威能,冠古绝今。

  一刀斩出,纵使是顾少伤,短时间也绝无可能斩出第二刀!

  但他的心中却平静无波。

  就在那弑神枪破界穿空而来的刹那,其眉心光芒大放,无尽的紫色垂流而下,扭曲一切时空虚无。

  而在无尽紫意缭绕之中,顾少伤眉心之中,一座吞吐无尽紫意,道尽诸天起源,万界终结,蕴含着无量量造化,阐述无尽法与理的青铜古殿堂迸发而出!

  “弑神枪好大名头,却不知,是否能够刺破主神殿堂!”

  那殿堂之上,鸿伤负手而立,催动主神殿堂,裹挟主神殿万万劫以来无量大世界之力,轰然撞向了那直刺而来的弑神枪:

  “来罢!”

  “什么?他这般轻易的便执掌了主神殿?”

  无尽魔渊之中,无穷魔意交织之中,魔莲拥簇之下的红衣道人面色微微一动,随即冷笑爆发:

  “本座却是不信!”

  轰隆!

  一刹之间,万象寂灭!

  足以刺穿诸天,贯穿万界的弑神枪,与那曾撞碎太易洪荒,雄霸无尽混沌海万万劫的主神殿堂,碰撞于无尽时空长河之上!

  无尽可怖的碰撞之中,时空俱灭,万象皆消,无尽无限时空长河一时为之断流,兆亿时空,无量大千之中的命运长河一时为之断裂!

  一时间,不知几多人在此刻跳出时空长河,摆脱命运束缚,穿梭他界,穿梭时空,造就一段段传奇,一段段神话。

  “主神殿堂与弑神枪......”

  诸多大能神情凝重,护持彼此统辖混沌海的同时,密切注视着这万古难得一见的战斗。

  只见,那无尽毁灭风暴之中,恒沙大世界为之死寂一片。

  那一杆漆黑如墨的弑神枪,悍然刺穿了主神殿堂!

  但同时,主神殿那无穷大的质量体量的压迫之下,弑神枪,最终在顾少伤眉心之前,断裂成无穷魔意风暴,滚滚激荡中,吹风了时空,吹灭了虚空,吹起了顾少伤鬓角长发。

  而,就在碰撞发生之刹那。

  处于有无之间,无数维度夹层之中的系统之主,眸光也陡然为之一亮:

  “找到你了......”

  嗡~

  系统之主眸光亮起的一瞬间,在其手掌之间,酝酿了无尽岁月的那一道永恒神圣之光,也终于,喷薄而出!

  神光一出,万界皆寂!

  这一瞬之间,万界诸天,恒沙大千,古往今来万万劫,未来无穷岁月,无穷大道法理,在这一刻都好似凝滞了。

  甚至于,那无垠混沌海之上的战斗,也停滞了一瞬。

  “这是......”

  所有生灵,下至凡夫俗子,上至混元无极,一切有情无情众生,全都感觉到了这一道好似无所不在的神光!

  那一道神光看似十分之孱弱,比起狂风下摇曳的烛火还要渺小。

  但其光彩,却是无可形容的神圣,永恒!

  极致的完美,极致的璀璨,极致的神圣!

  “净化之光?!”

  无尽魔渊之中,正持枪直刺主神殿的红衣道人罗睺神色终于一变,面上没有了笑意。

  罗睺心中震怒无比。

  净化大道,是万界诸天之中最为特殊的道,相传,那是真正唯一由大道所衍生的道!

  是足以抹灭大道之下,任何存在的奇异大道。

  一众古老者之间,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道无高下,净化除外!”

  虽然得其道者,无法修持,无法进步,无法超脱,无法随意运用,但纵使是他这般存在,都不敢大意的道!

  冰冷的话语一字一顿的从罗睺口中迸发而出:

  “你!

  在!

  找!

  死!”

  轰隆!

  罗睺一手持枪,一手轻轻下按,轰然之间,将整个无尽魔渊连同其中无数魔神一同按碎,化作无穷无尽的魔意狂潮,迎向那一道永恒神圣的净化之光!

  与此同时,借助无尽魔渊爆发的毁灭之力,罗睺自一刹之间跳出,甚至顾不上弑神枪,便要跳出净化之光的范围!

  竟是根本没有正面与其碰撞的打算!

  嗡嗡嗡~~~

  净化之光摇曳而来,其速不快不慢,看起来好似没有任何威胁一般。

  但其所过之处,却产生了一种让无极巨头都要色变的恐怖效果!

  只见那神光所过之处,一切彻底的消失了!

  顾名思义,是真正的彻底消失了!

  其所过之处,就好似沙盘之上刻画的字,被手掌抹平,再无痕迹残留。

  就好似凡俗学堂之中,教习擦去了黑板之上的白字,只余一片漆黑!

  万事万有,万灵万道,都在净化之光所过之后,从最为微小的层面之上,消失在大道之下,无尽无限多元宇宙海之中!

  神光一掠,兆亿倍于其上的魔意之潮无声无息的为之消散,被彻底在大道之下抹去!

  但这一刹之间,罗睺已然跳出刹那之间,就要遁出净化之光的范围!

  铮铮铮铮~

  但就在这一刻,铮铮剑鸣之声响彻大千寰宇,恒沙世界。

  白、青、赤、黑四色交映,吞吐无边锋锐,无尽凶戾的剑光自无垠混沌海四极升起。

  诛、戮、陷、绝!

  四剑升腾,占据一切时空变量,森森剑意所化之无上图录刚好阻挡在罗睺遁走的必经之路上:

  “罗睺,你要去哪里?”

  “通天!”

  罗睺怒喝一声,不退反进,并指如枪,就要闯进诛仙剑阵!

  却是宁肯与上清道人一战,也不愿挨这一道净化之光!

  砰!

  时空剧震,无尽虚空瞬间为之凝固,好似自无形之物化作有质之物。

  随即,一柄缭绕着金花、紫霞与水波,九龙环绕的三宝玉如意从天而降。

  自虚幻之中打向真实。

  “啪!”的一声,将在诛仙四剑牵制之中的罗睺,打的一个踉跄,倒栽入滚滚魔潮之中:

  “元始!!!”

  无尽怨毒的怒吼之中,那一道净化之光才姗姗来迟,照耀在无尽魔潮之上,定格在红衣道人身上。

  三宝玉如意微微一东,也不理会罗睺的怒吼,朝向顾少伤所在时空,震动法理:

  “两清了。”

  “哈哈哈!”

  诛仙四剑缓缓消失,封神大宇宙之上,上清道人抚掌大笑,取出酒葫芦:

  “今日吾心情甚佳,当浮一大白!”

  ........

  顾少伤并不在意罗睺的动静,好似早有所知一般。

  斩出的一刀,于无尽时空交汇的至高处划过,将那矗立万界至高处万万劫的至高天庭切割开来。

  余势不减的,斩向大天尊!

  “三清......”

  大天尊眸光一沉,已然临近西王母的一剑,便要转回,迎击顾少伤这霸绝寰宇的一刀。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但就在这时,被无穷道蕴,诸多混元道化之影包围的西王母突然发出一声轻斥。

  生生承受了数十尊混元道化之身的攻击,咳血的同时,十指齐齐探出,化出兆亿条炁道源流,硬是在大天尊那帝道之剑回撤的刹那,将其紧紧握在两掌之间!

  更踏出一步,以自身为代价,锁住了这一剑!

  “嗯?!”

  大天尊心头一震,一念之间甚至来不及斩断那无穷炁道源流,纵使他只需兆亿分之一刹那,就能斩杀西王母!

  因为,顾少伤那煊赫无尽,堂皇至极的不二之刀,已然斩来!

  顾少伤这一刀极尽升华,乃是其踏步绝巅的一刀,纵使是他,都不敢以身试刀!

  “封神榜!!!”

  大天尊一声长啸,弃剑回身,封神榜汇聚十指之上,于那兆亿万分之一刹那之间,双手合十,夹住了那横斩万千时空,极尽辉煌的一刀!

  这一瞬间,封神榜光芒大炙,无穷法理沸腾,西王母四周的混元道化之身齐齐消失,继而在大天尊两掌之间再度现身。

  以道化之身,消磨不二刀那恐怖锋芒!

  无穷道蕴迸发之间,生生将那不二刀钳制在两掌之间,使其不得寸进!

  “道......”

  一刀斩出,顾少伤只觉身心再度升华,无极之道终于在绝巅之上,生生踏破了半步。

  这半步超越无极,却非太!

  矗立混沌海中,顾少伤眸光中明悟更深,主神殿万万劫以来的积累,在这一刻全都成为了他的底蕴,让他于绝巅之上,踏出半步。

  也就是,太初之后,大道之下的最高境界!

  咔嚓~

  一刀似乎无功,顾少伤五指缓缓捏起,好似将乾坤寰宇,诸天万界都握在掌中一般。

  在大天尊长啸之时,身躯不动半步,只是一拳打出:

  “接拳!”

  轰隆隆!

  拳落无垠,破灭十方,万道为之失其色!

  这一拳,好似没有任何精妙,但那煌煌不可测的无上威能却煊赫到了极点,甚至还要超越了不二刀!

  拳出刹那,便有万界诸天齐齐塌陷,万道法理齐齐哀嚎,无尽无限混沌海都好似要在这一拳之下重归寂灭!

  一拳横推万界诸天,一切时空在其拳下卷缩,再无十方,无垠混沌海好似都被压迫成了那拳印之下一个最为微不足道的“点”!

  时空卷缩,万道坍陷,维度跌落,次元崩灭!

  “啊!”

  大天尊扬天长啸,满头长发冲破冠冕,无穷道蕴自其身躯之中垂流而下,如水银泻地一般无所不在。

  在无垠混沌海之中铺彻开来。

  只见无尽光明与无穷黑暗同时出现,水火两极并存一时.......

  其长身而立间,处于黑暗与光明之间,水火交汇之地,威严隆重,气息霸绝:

  “杀!!!”

  轰隆隆!

  天音隆隆震荡之下,无穷道蕴演化的道化之身齐齐迎上那无边霸烈的一拳!

  “还是熟人啊......”

  看着那诸多道化之身,顾少伤神情漠然:

  “那便再杀你们一次!”

  语毕,拳落!

  砰!!

  无穷道蕴寸寸破裂,虚空片片消失。

  那一道道混元道化,背负一道源流的道化之身,在这一拳之下,全都倒飞崩碎,化作无穷道蕴跌落无垠混沌海之中!

  摧枯拉朽,所向无敌!

  纵使一道之源流,无极之大道,都无法承受这一拳的无上伟力,全都溃散,崩灭!

  随即,余势不减的向大天尊,重重打去!

  “顾少伤!”

  大天尊眸光中神火燃烧,无穷大道在其身上燃烧起来,无穷威能迸发之间,被其夹在两掌之间的不二神刀,生生被其折断!

  然后十指捏动重重道蕴法理,迎上了顾少伤那霸绝一拳!

  轰隆隆!!!

  两人终极碰撞之下,无比可怖的涟漪扩散十方。

  无垠时空在两人碰撞之刹那,时而膨胀到无穷大,时而卷缩到无限小,有限无限,无限有限,刹那之间,兆亿无量更迭!

  无垠时空,恒沙时空,时空长河,多元宇宙海......一切的一切,在两人碰撞之时,都成了可以随意摆动的玩具,随意一按,就要坍塌,轻轻一碰,就要破碎!

  纵使此刻诸天万界之中所有混元巨头,混元无极都出手,都无法抹去这次碰撞的影响。

  直到西极须弥山上十二品白莲绽放光辉,太清大宇宙中,太极图垂下,封神大宇宙中,封神四剑再度升起,无垠混沌海深处,三宝玉如意洒落青光.......

  一切才渐渐的恢复平静。

  “咳咳!”

  缓缓平息的道蕴之中,大天尊跌迦而坐,面色少见的有些苍白。

  在其胸口,一方拳印深深印在其中,拳印只怕,赫然有一剑刺穿其不灭身躯。

  却正是西王母,在两人碰撞之刹那,翻转帝剑,穿胸而过!

  “道,从不是越多越强,哪怕是你,也是如此!”

  顾少伤缓缓收拳,看着面色苍白,道蕴流溢的大天尊,淡淡说道。

  道为心,为意,为一个绝世天骄无穷岁月以来一切的坚持,一切的追求,一切的总结。

  诸道加身,必有冲突。

  这是心,意,道,理的冲突。

  一道为勇猛精进,一道讲韬光隐晦,一道持淡漠平和,一道霸烈唯我......诸多加身,岂能平衡?

  这也是,诸天万界之中,诸多无极,也都不会霸占太多道的原因。

  纵使这大天尊是大道化生,可以调和万道,但持道三十余,不可避免的,难以维持圆满。

  毕竟,大道之下至高果位,也不是大道本身。

  “万万劫前初修行,自此到死终不疑.......”

  张百忍轻轻一叹,合上眸子:

  “太素纪,吾将归来,届时,你我再来分说吧!”

  话尚未落下,其人已然化作无穷道蕴,扩散在无垠混沌海之中。

  道归混沌,继而衍生万道。

  只见那道蕴流溢之间,曾经在两人交战之中收到波及的万界诸天之中,光阴逆流,破碎的重归完整,逝去的再度归来,破灭的再度重生.......

  一人陨落,便惠及万界诸天,消弭一切大战余波。

  太初纪中,无量量劫之前,大天尊与武祖战于时空至高处。

  一战后,群神陨落,天庭不在,大天尊道落天庭之外!

  .........

  冰冷,剧痛......

  雄霸缓缓自沉寂中醒来,只觉周身无一不痛,虚弱到了极限,好似一切力量全都消失了一般。

  孱弱的,就好似自己刚刚被自己两个徒儿打的重伤垂死之后,初次进入主神殿之时。

  “主神殿?!”

  雄霸悚然一惊,自地上一跃而起。

  主神殿是什么地方,自己怎么会记得这些?

  只见自己正自躺在一方白色广场之上,不远处,有许多人与他一般,刚刚从地上爬起来。

  “关七,刘瑞,李沉舟,弃天帝,素还真.......”

  雄霸喃喃自语,分明不认识这些人,却不知为何,居然会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

  “这是什么地方?”

  关七揉着头站起身来,只见四周一片纯白,而在半空之中,一轮巨大的光球缓缓转动着。

  不知为何,关七觉得那大光球之中,好似有人在注视着这一切。

  【欢迎来到轮回主殿,你们可以叫我主神,也可以叫我.......伤!】

  一道冰冷漠然的声音缓缓垂落。

  ........

  岁月匆匆,如水流动,不为任何人停留。

  光阴一晃,已然过去九千多万亿年了。

  在这万万亿年之中,无垠混沌海再度恢复了平静,甚至因为诸多混元乃至于无极的陨落,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

  无数天骄出世,先天神魔层出不穷,后起之混元,都有了那么一两尊。

  这一日,平静许久的宇宙海之中,一只舰队横跨混沌海,浩浩荡荡的向着一方无穷巨大的大陆而去。

  旗舰甲板之上,一少年傲然而立,黑袍猎猎,他看着那无穷广大的神圣大陆,心中敬仰再也按耐不住:

  “传说中的苍茫大陆,传说中的那位无上大天尊的道场.......”

  “相传万万亿年前,那位无上大天尊还是一个山村少年,祂风采绝世,一步步走出万界,霸凌诸天,堪称万万劫以来至强者!”

  少年身旁,一容姿绝世的少女以手捧心,发出朝圣一般的呢喃:

  “若能见到这位无上人物,那该多好。”

  “无上大天尊万万亿岁大寿,我们,大概能见到的吧?”

  少年有些不确定。

  他们虽然是去拜寿,但是那位是何等人物,便是其亿万代的后人,都已经是需要他们仰望的大人物了。

  “你们封家的老祖宗,相传不是无上大天尊的故人吗?”

  少女有些不满幻想被打破,语气有些不善。

  “惜儿说的不错,我封家老祖宗,的确有幸拜见过无上大天尊,但我们是否能见到他老人家,就很难说了。”

  一尊气息强大的老者走到甲板之上,眺望无垠混沌海之外的无尽大陆,喃喃道:

  “相传,在万万亿年之前,苍茫大陆之上,神荒帝朝尚未统一,人族尚有三大王朝,我封家祖先,便是神荒王朝的一位侯爷,地位崇高无比.........”

  ........

  苍茫大陆,百日横空,挥洒无穷光芒。

  神荒帝朝,逍遥城后院,菩提老树遮天蔽日。

  老树之下,二人对坐弈棋。

  某一刻,顾少伤放下棋子,眺望高天:

  “不知不觉,已经万万亿年过去了,我都已经不再年少了.......”

  “苍茫合并已久,因那位陈道友的原因,太初纪的演变,快了许多,只怕下一个时代,已经要来到了......”

  羲自动略过了顾少伤的话,斟酌片刻之后,方才落下一子,并意有所指道:

  “那时,无极之上,便不再是你一人而已了,你无敌的神话,或许终有被打破的一天,正如万万亿年前的张百忍,万万劫之前的鸿钧道人........”

  “我却希望,那一日早些到来。”

  顾少伤落下一子,微微有些感叹:

  “无敌,真寂寞啊!”

  (全书完)

  
记住手机版网址:m.biqugecd.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